•     我见过的海多是深蓝的,巴厘岛的,泰国布吉的,欧洲北海的……但斐济的海水却是彩色的。海里无数奇形怪状色彩斑斓的海鱼在畅游,荧光绿的青衣在左边穿梭,像闪电似的各种热带魔鬼鱼在我右手边鱼贯游过。珊瑚颜色更是娇艳无比,十字海星,小海马,虎皮斑纹贝……还有一大堆说不上名字的海中生物,在阳光的折射下自然就让海水七彩斑斓。

    这里是鱼儿的天堂,初次来到的人以为自己掉进了水族馆的玻璃缸里。海里的世界也能看到斑驳的光影,我咬着吸管在海里越潜越忘形,恨不得再往深处寻觅那片被珊瑚礁包围的宁静。

    因为Castaway Island这个无人岛,我第一次彻底爱上了海里的世界。和鱼儿一起在海中肆意转圈,追逐,不知疲倦地往更广阔的深处游去,我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都这样度过。

     

    如果你是潜水迷,来斐济将会是最美妙的海底体验!

    著名的贝卡环礁位于斐济的领海内,在潜水者心目中有接近天堂的美名,位于贝卡环礁的西北区是斐济著名的软珊瑚万花筒,被誉为世界顶级的软珊瑚之都,海底世界中,各色珊瑚构成,分外妖娆。

        斐济还是世界顶级的鲨鱼观赏地,可跟随潜水向导去喂天然的灰礁鲨,护士鲨以及长达5的牛鲨甚至虎鲨,场面相当壮观。

     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多年前,在张小娴的面包树系列小说中看到了斐济的名字,那是从面包树的描述中提及到的。

    面包树在英文里叫做Baobao Tree或者Breadfruit Tree,生长在东南亚、南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,斐济是其中最知名的产地。树高三十多米,会开出雄花和雌花。雌花的形状像一颗圆形的纽扣,它会渐渐长大,最后长成像人头一样的大小,外表粗糙,里面却塞满了像生面包一样的果肉。将这种果实烤来吃,味道跟烤面包非常相似。

    后来我问岛上的土著,是不是吃着面包树的果实就等于吃面包,他们大笑着说还是很不一样,再好吃也没有面包那么柔软。当我躺在沙滩边的吊床上胡思乱想时,就曾幻想过身旁高大的椰子树变成面包树,让我可以随手拿起掉下来的果实,烤了当面包充饥。

  • 如果问去澳门的原因,十有八九的人会答你:去赌,或者去大三巴妈祖庙拍张照,人有我有留个念。

    我去澳门的原因,只是为了和情人去吃个热辣辣的猪扒包。

    当年牵着失而复得的他,走遍了中环半山每个转角位,吹遍了一月的寒风。突然好想去澳门,吃个新鲜出炉的猪扒包,或者再来杯奶和茶分量分配恰到好的热奶茶。香港还是太大太热闹,澳门则袖珍得恰到浪漫。

    于是杀去港澳码头买了船票,上船发个呆,不过个把钟,澳门就到了。

     

    不去大三巴,不去看教堂,我们去吃猪扒包。我说。

    好。他很乖地跟着我,尽管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大三巴。

    于是,一个毫无方向感却喜欢逞强带路的女子,拖着一个高大的西人,上了澳门的巴士,从市区坐到氹仔,然后迷失在犹如迷宫一样的狭窄街道上。我们要找的是据说出品澳门最好味猪扒包的大利来记咖啡室,一些食客前辈说就在观也街附近。

    不过正如缺憾不一定是遗憾,有时迷路也有一番意想不到的风景,起码冰冻的两个手掌心还握在一起。街道很干净,人少,欧式的街灯孤独伫立,而我们的胃并没有因为有情而忘记打鼓。终于走到观也街,喧哗的路上两旁小吃林立,随便走过都很容易被路上的猪肉松杏仁饼还有榴莲雪糕吸引,不小心试吃下去就可能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 蜜运中的人据说很坚定,皆因我们有情饮水饱。匆匆略过让人垂涎的美食街,七转八拐后,传说中的大利咖啡室终于在一棵大树旁边露了小脸。虽然气温低,但依然不少人前来捧场,半露天的大排档当中,不知道是否也有几对情侣,专门为了你侬我侬分着咬那个猪扒包而来。

     

    虽然来得有点晚,我们总算分到最后出炉的两个,抖颤中捧着热辣辣在手心,犹如情人温热的唇,多汁嫩滑的猪扒顺利滑向喉间。其实说老实话,这个包有多好吃我已经忘记,在相看不厌中可能那块可怜的猪扒也变得干冷,最后彻底失去用武之地。可是,谁在乎?

    我只是想,这样和你一起吃猪扒包。我用舌尖抿去唇边的肉汁,对他说。

    好。他如暖阳的微笑着,依旧这样说。

     

    多年后,在离澳门很远很远的德国,看到街上的面包铺,偶尔还会回想起很随性的那天,那对共同分享猪扒包的男女。有时,踏足一个城市,可能和怀念一个旧情人一样,机缘巧合,无法解释。很多风景和味道已经遗忘了,但当时那个理由,那个什么都说好的人,就和这个地方一起,封存在某段记忆中。

     

  • 一直以为自己是时尚达人。来了欧洲后,才发现我原来缺了重要的一课。

     尽管衣服不少,长裙短裙应有尽有,可是晚礼服(我指的是出席重大宴会的那种隆重的礼服裙)嘛,衣橱里总是缺少那么一件真正令我满意的“饮衫”。可能和中国人缺少宴会文化有关。无论婚礼、丧礼、任何大小派对甚至所谓的正式宴会上,我们都没有dress up的习惯,许多人甚至穿上牛仔裤就施施然赴会,完全没有尊重大会的精神。在这样的氛围下,倘若穿得稍微隆重一点就变成另类,仿佛自己才是不得体的那一个。

    而在欧洲,我是真真正正见识到什么是dress up精神。

    记得初来时,在我居住的城市斯图加特观看一场芭蕾舞表演。算是有先见之明,我换上正式裤装,总算没有冒犯这项高雅艺术的意思。而在场的大部分德国人,尤其是年事已高的女人,每人一套正式的晚礼服,佩戴名贵珠宝,优雅而隆重,险些让我羞愧当场。

     

    女人最隆重其事的表达方式,非一件头的晚礼服裙莫属,长短可视场合而变化。通常第一课,总是教你要先拥有一条经典百搭的小黑裙,每次只要换不同的高跟鞋和丝巾,就包你万试万灵,大方得体。当你再成熟一点,就要有足够知识,像《Sex and the City》里的4位曼哈顿女子一般拥有百般武艺,懂得不同场合配搭不同礼服,就不会犯一些可笑的低级错误,例如在Cocktail酒会上踩着坠地长裙,又或者以豹纹短裙出现在别人婚宴上。

    说起婚宴,在国内的时候还真没见识过一个正式的婚礼,除了一对新人穿戴隆重之外,每位到场的宾客也花心思好好dress up一番。中国人认为婚宴上仪式和意头比衣着更为重要。而西方人则刚好相反,每位来宾都必须精心打扮,庄重得体。而女人无论8岁还是80岁,优雅的礼服裙和首饰缺一不可。所以,当时得知要在德国参加的一场西式婚礼,让我有点手足无措。

    我当然打算入乡随俗,总不能随便一条连衣裙便敷衍赴会(虽然在国内这已经是很给面子的做法)。于是冲进一间正在打折的名牌店,老天保佑,只用一半价钱便买下一条忌廉白束腰连衣裙,大裙摆、低领口,搭配黑色粗身腰带和高跟鞋,刚好呼应这几年风头正盛的Vintage复古风。虽然价格不菲,但一想到来日方长,像这类婚礼、歌剧和派对场合,年中总有数回晒“饮衫”的机会,绝对值回票价。

       也许下一回,我可以考虑改穿中式旗袍,说不定又有另一番风情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这场德国婚礼上,我和我语言班上的同学Lisa,当然还有新娘子Anna Maria

  • 开啦!

    日期:2009-08-30 | 分类:艾·爱说话 | Tags:时装,美食,旅途

    一直想要有个专门的地方,把对旅途、时装、美食、美酒甚至一些好玩的话倒出来。

    努力了一下,简单布置了这里,便好好安了家下来。

    一段旅途结束后,需要慢慢沉淀,记录,以便下次更好的出发。

    这里是我的中转站。也是每次思考回忆时微笑的理由。

    这辆艾的博客大巴,开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