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如果问去澳门的原因,十有八九的人会答你:去赌,或者去大三巴妈祖庙拍张照,人有我有留个念。

    我去澳门的原因,只是为了和情人去吃个热辣辣的猪扒包。

    当年牵着失而复得的他,走遍了中环半山每个转角位,吹遍了一月的寒风。突然好想去澳门,吃个新鲜出炉的猪扒包,或者再来杯奶和茶分量分配恰到好的热奶茶。香港还是太大太热闹,澳门则袖珍得恰到浪漫。

    于是杀去港澳码头买了船票,上船发个呆,不过个把钟,澳门就到了。

     

    不去大三巴,不去看教堂,我们去吃猪扒包。我说。

    好。他很乖地跟着我,尽管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大三巴。

    于是,一个毫无方向感却喜欢逞强带路的女子,拖着一个高大的西人,上了澳门的巴士,从市区坐到氹仔,然后迷失在犹如迷宫一样的狭窄街道上。我们要找的是据说出品澳门最好味猪扒包的大利来记咖啡室,一些食客前辈说就在观也街附近。

    不过正如缺憾不一定是遗憾,有时迷路也有一番意想不到的风景,起码冰冻的两个手掌心还握在一起。街道很干净,人少,欧式的街灯孤独伫立,而我们的胃并没有因为有情而忘记打鼓。终于走到观也街,喧哗的路上两旁小吃林立,随便走过都很容易被路上的猪肉松杏仁饼还有榴莲雪糕吸引,不小心试吃下去就可能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 蜜运中的人据说很坚定,皆因我们有情饮水饱。匆匆略过让人垂涎的美食街,七转八拐后,传说中的大利咖啡室终于在一棵大树旁边露了小脸。虽然气温低,但依然不少人前来捧场,半露天的大排档当中,不知道是否也有几对情侣,专门为了你侬我侬分着咬那个猪扒包而来。

     

    虽然来得有点晚,我们总算分到最后出炉的两个,抖颤中捧着热辣辣在手心,犹如情人温热的唇,多汁嫩滑的猪扒顺利滑向喉间。其实说老实话,这个包有多好吃我已经忘记,在相看不厌中可能那块可怜的猪扒也变得干冷,最后彻底失去用武之地。可是,谁在乎?

    我只是想,这样和你一起吃猪扒包。我用舌尖抿去唇边的肉汁,对他说。

    好。他如暖阳的微笑着,依旧这样说。

     

    多年后,在离澳门很远很远的德国,看到街上的面包铺,偶尔还会回想起很随性的那天,那对共同分享猪扒包的男女。有时,踏足一个城市,可能和怀念一个旧情人一样,机缘巧合,无法解释。很多风景和味道已经遗忘了,但当时那个理由,那个什么都说好的人,就和这个地方一起,封存在某段记忆中。